灵界此间录 第四十五章:以龙之

小说:灵界此间录 作者:鸢尾丶躬行 更新时间:2021-01-14 04:52:38
  “我们……完蛋了……”

  寻荒影的爪子拉扯着长羽枫的头发,那悠长悠长的白发被拉扯起来,连着发根,却也随风飘动。

  好在神明不会掉头发,不然现在长羽枫已经要被寻荒影拉扯成阴阳头了……

  只是这份拉扯头发的疼痛,让长羽枫的精神越发的清晰。

  大敌当前,他不得不快去的准备自己的武器。

  他将天诛之矛的刀柄藏在自己的腰后,然后将一把足够锋利的双手剑插在地上,还有一些可以释放烟雾的药丸——必要的时候,可以回到三千宫阙——唯一的退路。

  “你怎么慌起来了……”长羽枫捏成拳头,说好不好的也不给寻荒影一点好脸色,他这个人……这只狼,没别的本事了么?就会大呼小叫。

  长羽枫看了看身后,峡谷的这一段,都空空如也,本也不应该出现人来,琳儿他们最好是离开了这里,马上离自己越远越好。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喜欢当侠客呢,让已经所爱的一切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都在敌人追杀的噩梦中度过,这是何等可悲的事情。

  侠客的一声,好像只有酒和长歌,因为杀戮之中,只有纵酒放歌才能抚慰这心中的悲凉。

  为他人谋利的侠客一定是苦着脸的,不存在任何一丝一毫的笑脸,因为他要和反抗者做斗争,要和同行做斗争,要和叛徒做斗争,每一个侠客真心笑的时候一定是那个侠客已经被仇家刺穿的时候……

  因为那个时候,这种永无止境的追杀才会终结。

  那个时候,侠客的心才能够解脱。

  因为死,能够将他身上的重担沉重的放下。

  如果有人喜欢打打杀杀的世界,那一定是个还没有长大的蠢货,如果有人喜欢弱肉强食的世界,那一定是个没有脑子的坏蛋。

  凡是喜欢这两种世界的人,不是蠢便是坏。

  长羽枫现在就是处在一个非常可怕的逻辑之中,他现在独当一面,就不能有任何的羁绊,因为他所要面对的敌人绝对是个顶个的高手,他所有的一切都会受到牵连。

  只要是支持他的都会被陷害,只要是站着他这一边的,都会被戴上沉重的枷锁,只要是愿意与他为伍的,都必须承受非人的折磨。

  没有人喜欢被追杀。

  追杀不是简单的两个词。

  而是暗器与狠毒的结合。

  他不能喝任何一滴别人递过来的水。

  他不能吃任何一口别人递过来的东西。

  他甚至是不能相信任何他以前从未见过的人。

  因为它们随时都可能被别人下毒,致幻,甚至是爆炸,摧毁他自己,甚至是他身边的一切。

  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因为长羽枫没有成本来试错。

  这个世界上自己乱吃东西“无缘无故”死在自己手上的其实数不胜数。

  自己架势龙车摔死在山崖间的,更是何其之多,再有一些自命不凡的人,总是不拿别人的提醒当一回事,被轰死在魔法弹下的总是一根指头数不完。

  你说他们不小心,情有可原,你说他们坏,那大可不必。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死神”这种东西,他们就像是被象征着死亡的“阎王爷”操控。

  阎王叫你三更死,准没有人能够活到五更。

  真实而又存在的一种死法,唯独有一件最让人不能接受,那就是蠢死的:好言难劝将死鬼。

  长羽枫可不能让自己身边的人因为自己的蠢而死亡,他支开了自己身边的人。

  琳儿,艾瑞卡,莉莉娅,伊莲。

  她们四个一人代表着自己的一种感情,这些感情并不是凭空而来的,而是自己所得到的“羁绊”,在那些轮回里,他所能够接受的一切,就是这些认识的人给予自己的“陌生”的羁绊。

  他们在他的人生里存在,也就是那穷尽一生来寻找的——可能性。

  琳儿,那个指引自己走向明天,走向这个自省自悟的长羽枫,她的每一次出现,和每一次触动,每一个善良的笑意,都是对于他最大的鼓舞。

  艾瑞卡,这个名为瑞瑞的女孩子,穿梭于时空的亲情,这一点一滴的相处,这亲如骨肉的恩情,就像是筋与骨肉,不可分割。没有人能够自私自利,尤其是面对家人。你的家人可能并不完美,但是她爱你,一定是爱的最深沉,这种爱,胜于陪伴。

  莉莉娅,这个在她的眼里发光的男孩子,这个穿着蓝色衣裙的女孩子,这个目光总是跟随的女孩子,这个感觉全世界都暗淡下来,只能看到他的女孩子。

  好像有那么一些一见钟情,但是爱如潮水,或许朝夕相处之间,长羽枫的优点与缺点都会在她的眼里出现,那份美好之下的瑕疵,或许给她不那么好的体验。

  但是她或许还是会相信,一块发光的玉石,在黑夜里,并不会因为裂痕而失去美好。

  这三份爱意,都深沉的让人惊讶,或者说它们同时出现在这里,也便是要告诉长羽枫,等待着,他的命运,一定会准时的,像是死亡一样到来。

  他可以拥有这些……

  但是又必须抛弃这些。

  这就是她们存在的意义。

  没有人会觉得这很残酷,最多是于心不忍,将所有的可能消灭。

  因为她们还小,她们自然也不懂得【爱】。

  爱,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词汇。

  它让相望之人流泪,它让背影成为垂暮之年的拥别,它让生者祈求来世,它让梦里,皆是美好。

  爱,有时候太过于残酷,因为得到了爱的人,总是痛并快乐着。

  一旦失去爱,那些残酷的,也就变为了乌有,因为没有爱的世界,总是空空如也。

  长羽枫沉寂着,等待着阿缪忒亚斯的到来。

  他不知道来者叫做阿缪忒亚斯,他知道来了一个可怕的家伙。

  地字阶的阿缪忒亚斯,对于水字阶的长羽枫来说,绝对是可怕的敌人,虽然不至于动动手指头便将长羽枫杀害,但是长羽枫想要赢,绝对是毫无胜算。

  可悲的作者并没有给予长羽枫足够强大的能力,他的精神力,也无非是一种自省自悟的思考力,而不是真正的强大力量。

  一个没有正确想法的人,就算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也会被力量吞噬。

  一个拥有了正确想法的人,就算拥有了强大的力量也会被力量所吞噬,因为力量本身,就是用来杀戮的。

  从远古时代开始,人们学会了使用武器,他们制造战争,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力量奉为图腾,这是生存的本能,也是力量杀戮的本能。

  如果刀枪棍棒斧钺钩叉的使用不是为了杀戮,那就毫无意义,便一定会被时代所淘汰。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那些入侵者又不得不死在保护者的手中,因为入侵者该死,刀枪棍棒斧钺钩叉也就成为了旧时代的眼泪,它们变为了一枚一枚的魔法弹,将入侵者赶尽杀绝。

  或许……历史就是这样,一直在死亡之中探求历史本身存在的意义。

  那些被人类定义出来的文明,到底是遥望而不可及的灯塔,放灯塔塌陷,也就只有回到最质朴的时代——朋友来了有美酒,敌人来了有猎枪——历史也就向来如此。

  来者,阿缪忒亚斯,不是朋友。

  不是朋友,也不一定是敌人,但是只要是来找长羽枫的,一定是敌人。

  长羽枫很少有朋友。

  或许是因为他本身习惯了孤单……所以总是没有朋友。那些“羁绊”所在的,并不能成为朋友。

  因为朋友起码可以谈谈心,但是她们不行,因为如果告诉他们这个世界总是有一群坏蛋想要破坏这个世界,而自己正在想着什么办法保护它,她们一定会觉得自己也可以出一份力,因为她们的羁绊就是自己,她们将自身的感情托付给自己,那就一定会认为她们可以分担这种“危险”……

  而不是听他的话,真正的离开这里。

  他并不能对付这份危险……

  因为他并不强,起码力量上是如此。

  他并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法相天地,更没有七十二变。

  他只有在人间学习到的剑术,还有一些保命的技巧,他甚至只能孤孤单单的,成为这个世界并不会使用魔法的魔法师。

  他的世界没有未来。

  这听起来很残酷,但是万千的人里,又有多少人真的能够拥有未来呢?如果只是活到未来,那就太过浅显,未来,应该是自己所梦想的,自己所需求的,自己梦寐以求的,想要成为的未来。

  多少人可以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未来”呢?

  一定很少,因为如果多,那一定不会有人这么渴望而只能求神拜佛。

  长羽枫的思绪飞了很远。

  就像是一卷有一卷在月亮上徘徊的乌云,乌云总是黑的,不仅仅是因为没有太阳,而是因为要下雨了。

  在月亮下乌黑的云总是要下雨的,只是现在还没有下,但是待会总是要下的。

  寻荒影说了什么他也没有听见。

  他只听见了寻荒影说,阿缪忒亚斯,很强。

  有这句话便足够了……

  阿缪忒亚斯还在慢悠悠的走,她一点也不急,她的头发也是白的,虽然她穿着黑色的法师袍,但是她白色的头发露出来了一点,她的眉毛也是白的……好像她的全身都是白的,唯独她的嘴唇,有着诱人的红色。

  因为卡夫特将她的火气打了出来,虽然她折断了卡夫特的一只手,让卡夫特无法再进行回击,但是卡夫特那张着,像是要将她恫吓过去的眼神,确实是让她有些不爽。

  所以她现在一直在走,而不是用任何的力量赶路。

  她并不知道长羽枫在等她,她可能也想不到自己想要追杀的对象会一五一十的站在那里胡思乱想。

  不过阿缪忒亚斯也并不在乎。

  因为他在劫难逃。

  “我说了这么多……你听见了没有?”

  寻荒影揪着长羽枫的头发,将长羽枫宽而亮的额头露了出来,长羽枫一直都有一些小的刘海,他本身并不算丑,也有着独特的帅气,王之法相伴身,他更是没有丑的道理,额头亮出来,反而让他的帅气越发的明显。

  “你啊——总是这样——”

  寻荒影又好气又好笑的揪了一下长羽枫的头发。

  因为长羽枫并没有听他讲话。

  “我刚刚分析了那个对手!啊缪忒亚斯,应该是哈图林的人!你可得小心了!”

  寻荒影讲长羽枫拉扯了回来。

  “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呀你知道!”寻荒影有些生气。

  都这个时候了,这个家伙还在走神。

  “我们——完蛋惹~”

  寻荒影哀嚎起来。

  “不要害怕。”

  长羽枫挺直了胸膛。

  “有我在。”

  他将双手剑呈现单手拿的架势,一插,入了土里。

  篝火还在轻轻的烧着,但是没有再添柴火,所以只能看到一些忽闪忽暗的芯火。

  好像是风中残烛,回到了快要熄灭的状态。

  “有你在……”寻荒影本想要说,有你在,那些“羁绊者”也不需要跑了……但是他意识到,这里只有自己。

  好像长羽枫是在保护着自己一样……

  这个家伙,总是在这种时候让自己变得这么不理智。

  “我告诉你……如果你死了,我可是会很难过的……”

  寻荒影哼了一声。

  “你最好是永远也别死!这一次,也是如此!”

  “我会的。好好看一看吧,我名为天御仁心之王的决心。”

  长羽枫单手挥着双手剑,就像是一把大刀,在长羽枫的手上呼呼生风。

  这有点花拳绣腿的意思,倒是逗笑了寻荒影,让寻荒影不得不强忍着笑意说道:“如果你打不赢,我就立马去搬救兵……三千宫阙里还住着第一天大魔王呢……兰洛要对付这个家伙,一定是易如反掌。”

  “所以,如果大魔王们总是这么强,为什么你当初会想要我去杀了他们的?你骗我去送死吗?”

  长羽枫无意间翻起了旧账。

  “那个时候我以为你是以龙之啊……”

  “所以,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以龙之呢?”

  长羽枫终于问出了这句话。

  “是不是因为以龙之也在这场永无止尽的轮回里?”

  所以,如果以龙之也在这场无边无际的【轮回】里,那一切的一切都好像能够解释的通了。

  “并不是哦……只是以龙之希望通过小的轮回来尝试一种事情出现情况以后的多种解决办法……”

  寻荒影很别扭的将这些词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总之,以龙之也尝试过解决这场轮回,但是他失败了,所以消失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以龙之在哪里……”

  但是,好像并没有回答到点子上。

  寻荒影有所隐瞒,自然在意料之中。

  谁也不是谁肚子里蛔虫,想要知道别人每一分每一秒的想法,凭什么?

  s./book/91900/553295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ccpitbm.org.cn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灵界此间录,灵界此间录最新章节,灵界此间录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